搜索

吉林刘忠林蒙冤28年后获判无罪 申请国家赔偿1

发布时间:2019-03-15 11:30 信息来源:未知

  蒙冤28年,吉林刘忠林故意杀人案得以昭雪,刘忠林也成为目前媒体公开报道中被羁押时间最长的再审改判无罪者。5月23日,刘忠林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递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

  在《国家赔偿申请书》中,刘忠林请求吉林省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其支付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7874199.96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800万元;赔偿伸冤费用支出50万元,赔偿后期治疗费30万元,各项赔偿金额共计人民币16674199.96元。

  刘忠林还请求,辽源市中院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新浪网和新华网、《吉林日报》、《辽源日报》等国家和省市级媒体公开赔礼道歉、为其恢复名誉,以消除错误判决造成的负面影响。

  负责该案申请国家赔偿事宜的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屈振红对界面新闻介绍,今天法院收下了赔偿申请书和赔偿请求人的联系方式,让他们回去等消息。

  刘忠林杀人案是一起发生在28年前的冤案。1990年10月28日,当天上午9时多,吉林省东辽县凌云乡会民村的村民在修河时,在河套边上的白菜地里挖出一具女尸。随后同村22岁的村民刘忠林被警方锁定为重大嫌疑人,于发现尸体的次日晚间被带走。

  1994年7月11日,吉林省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刘忠林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5年8月8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死缓判决。

  入狱后,刘忠林持续喊冤,坚持申诉。2012年3月28日,吉林省高院做出再审决定书,决定对刘忠林故意杀人案再审。2016年1月,实际服刑将近25年的刘忠林刑满释放。同年4月25日,该案第一次再审开庭。

  刘忠林的再审辩护律师张宇鹏为他作了无罪辩护。张宇鹏认为,刘忠林的肢体严重受损,并多次表示自己被侦查机关刑讯,其有罪供述系刑讯逼供造成的非法证据,应当予以排除;其口供存在大量自相矛盾的有罪供述、与证人证言不符的供述以及迎合侦查机关意图的供述。现有证据下该案尚有诸多疑点没有查清,达不到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

  2018年4月20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刘忠林故意杀人案作出宣判。再审判决书显示,原审认定刘忠林杀死被害人郑某某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原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宣布撤销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吉刑核字第52号刑事裁定和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辽刑初字第18号刑事判决,宣告刘忠林无罪。

  在4月20日之前,虽然刘忠林已被刑满释放两年,但他一直背负着“杀人犯”的案底,他辗转长春、大连和深圳等地打工,最长的一份工作只干了4个月,最短的才3天。“一查我身份信息,蹲过监狱,就不要我了”,他对界面新闻表示。

  刘忠林在《国家赔偿申请书》中表示,其在看守所羁押期间,由于不曾杀人,无法按要求陈述出所谓“杀人”过程,侦查人员便严刑拷打,办案人甚至违法使用戒具,“砸”上三十斤的重镣,还三班倒“车轮战”昼夜审讯,有时甚至用三角带抽打赔偿请求人,打到血肉模糊。

  “由于‘供认’的情节与警方掌握的线索不能吻合,办案人员竟残忍地用竹签插进赔偿请求人十根手指的指甲缝。同样是这位警官,用一米多长、二三厘米粗的铁棍砸伤了赔偿请求人右脚的大拇指,最终造成其被迫截肢,落下终身残疾。”刘忠林表示。

  同时,刘忠林也患上了抑郁症,他也想过回到生他养他的村子生活,但是“觉得抬不起头来”。村子里曾经的土路已经变成了水泥路,村民的土坯房也不见了,被一座座红砖平房取代,只有他家原来的土坯房废弃在路边,早已破败不堪。

  刘忠林在《国家赔偿申请书》中请求,鉴于赔偿请求人被限制人身自由9218天,应按国家公布日赔偿金标准284.74元标准的三倍,支付侵犯人身自由国家赔偿金。错误判决使赔偿请求人背负“杀人犯”之名长达28年,给赔偿请求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伤害和身体创伤,至今无法与人正常相处与沟通,甚至出现精神抑郁症状,后续仍需要继续治疗。

  5月23日,屈振红对界面新闻表示,刘忠林案中的精神抚慰金,是按照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的100%来提出的,因为刘忠林案比其他的冤案更加恶劣,损害程度更大。

  屈振红分析,第一,刘忠林被关的时间最长,比任何人都长;第二,刘忠林伸冤的时间最长、蒙冤时间也最长,人出来后还一直挂着“杀人犯”的名声,决定再审到最后出结果还花了6年时间。

  “现在刘忠林什么都没有,孤身一人,如果没有这个冤案,50岁的人在东北正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他现在的状态都是因为这个冤案造成的。”屈振红说,刘忠林的精神状况很不好,抑郁,不愿意和别人见面,还需要后期治疗,所以在《国家赔偿申请书》中提出了赔偿后期治疗费。

(责任编辑:admin) [纠错]